400-0408-999
行业动态
徐东:2014年度医改政策走向

 

    3月15日,中国人民大学医药卫生行业发展研究中心、中睿咨询首席专家徐东在论坛上就“2014年度医改政策走向与产业宏观经营战略选择”这一主题做了发言。以下内容根据现场发言整理。


(一)徐东首先分享了近期的几个行业热点:

  • 反医药商业贿赂风暴:两会前,反医药商业贿赂工作不断升温和延续。伴随国家反腐开始由政府层面向国有企业延伸,大型国有医药产业集团纷纷中枪:国药、华润、上药、白药、广药不断披露出相关问题;

  • 废止招标采购提议再起:两会时,30多个两会代表联名提案反对药品招标采购;
  • 毒胶囊风波再起:福建、浙江、河南、青岛都有涉及,多个医药企业涉案。

由此可见,无论产业如何变化,商业贿赂、药品价格、药品质量一定会成为行业永恒不变的主题!

(二)徐东接着就国家医改新思想与2014年医改工作路径做了详细解析。

对于2014年国家医改的政策走向,徐东建议大家通过三个会议进行分析:

1)2014年2月7日,国务院工作会议:医保资源与管理整合会议。但很遗憾,目前仍然没有结果;

2)2014年2月10日,全国卫生计生工作会议,出台了全年医改工作要点;

3)两会会议精神:《政府工作报告》,本次报告是对行业着墨最多、解读最难、分歧最大的政府报告。

徐东对2014年卫生工作重点进行了分析:

1) 对于保基本、强基层方面,徐东认为这是医改核心指导思想,亦是医改初期最急迫问题,因此高度看好基层医疗市场中期成长性。

2) 徐东强调一定要关注“全面推行城乡居民医保大病保险”。并表示,行业对此研究及其不充分,忽略了相关政策对产业的重大影响。行业没有意识到,伴随城乡居民医保大病保险推行,零售市场份额持续萎缩,快批商业行将消亡,底价代理模式做不下去了。

3) 对于理顺医药价格方面,目前25个省做完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制定了204个病种的收费标准。伴随医疗服务价格调整工作即将结束,药品价格调整的前提条件已经具备了。

4) 对于强化县医院建设方面,县级医院改革成为这次公立医院改革的重中之重。徐东认为,县医院改革后,城市医院的改革可能会进入相对停滞状态,因为最紧迫的改革结束了。

5) 对于支持中医药的发展方面,徐东表示中医药在“治未病“方面,是西医西药无法比拟的。因此对中药中医在基层医疗市场的发展高度看好,不看好相关产业去三级医院抢急诊市场。

6)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要坚定不移推进医改,用中国式办法解决好这个世界性难题”。徐东对其中中国式医改的解读如下:中国解决医疗健康问题不能照搬欧洲与美国模式;医改要强调全民公平、人人享有;基本解决健康和保障问题,让百姓比较满意;同时建设水平必须确保国家财政能实现可持续投入。徐东明确指出:这一轮医改解决的不是合理,解决的是公平!医改5年来,基层医疗的变化是巨大的!

7) 对于医疗机构开放社会资本进入,徐东表示,我们当下有很多关系还没理顺,民营医院的春天要5-10年后才能到来。

(三)徐东就药品价格管理走向做了详细的解读和预判。

对于医疗价格调整后的药品价格管理走向

1) 徐东建议行业重新认识上海医疗价格改革探索对产业的意义。从上海、浙江改革看药品价格改革思路,药品价格改革方向是明确的。

2) 徐东强调,大家对药品价格改革方向要有如下清晰认知:

一是价格管理多年来,核心思想从来没有变过。这么多种价格管理模式,都是以“出厂价管理与成本定价模式这一核心价格实现为基础的。

二是控制药品价格手段是多重的。药品定价可以通过价格管理模式调整、产品价格模式调整、招标采购、医保支付方式改革、税务管理、医院利益机制调整等多重手段实现。其中政府部门的政令作为看得见的手效果未必是最有效的,市场看不见的手的力量是最可怕的!发改委定价,全国各地均为统一执行,但快批倒卖发票的标准,全国通行。徐东更特别提醒大家注意税务和发票管理相关政策走向对药品价格影响。

三是药品价格调整方向不可撼动。徐东表示,药品价格调整将有以下几个方向:

1)伪新药价格虚高必须进入下行通道控制;

2)普通药品价格过低影响质量,必须出台价格回调机制;

3)必须给予支付统筹方——医保更大价格发言权;

4)发改委药品价格管理重要性持续下降;

5)缺乏管理逻辑支持的行业底价模式不可延续;

6)对原研药的价格保护必须取消。

徐东认为,2014年度行业需要关注的药品价格管理热点为:

1) 中药产品调价;

2) 国家基药目录调入产品价格调整;

3) 支付指导价政策走向;

4) 低价药品与廉价药物政策走向;

5) 地方医保试点药品价格谈判;

6) 出厂价价格备案与调查。

徐东同时提醒大家,要高度关注低价药物政策的走向,这意味国内市场的开放,意味大型品牌医药企业的春天来了。

(四)徐东就招标采购新规与医院二次议价政策走向做了详细解读和预判。

徐东首先表示,对于近日30余两会代表提案废止药品招标采购,他持不同意见:废除了招标采购,还能有其他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吗?应该反对的是二次议价,二次议价是重走回头路,包括局部地区的垄断配送,应该否定;招标采购合理实现方式是值得进一步探讨的,如招标采购管理主体应该是谁?如何确定合理评价模型与机制?什么药品需要进行招标采购?如何推进采购实现推动招标向采购过渡?如何防止地方保护主义的泛滥等?

徐东认为虽然存在一些问题,但广东招采、安徽招采在采购实现方面实现的突破对推动行业招标采购发展意义是重大的!

徐东再次提醒大家关注2014年医保改革与基层医保大病再保险。他表示,大病再保险很早就已经有相关试点,2014年将全面推行,医保大病保险对于产业的影响是巨大的将释放城乡居民医疗与药品的需求,支持新农合与社区医保由保大病向保小病过渡,将促使用药市场发生变化,口服外用制剂提高,零售市场将进入严冬,快批市场将走向崩溃。

(五)徐东最后就中国医药产业的宏观经营战略调整给出建议。

徐东认为,行业必须认识到,中国正在发生历史性变革:从社会发展模式、经济领域调整、社会形态均发生重大变化;中国医药行业跨越分水岭后市场结构发生变化,内资企业的春天好像要来了。

对于医药企业来说,企业必须进行战略检讨从而进行战略调整。战略检讨不是否定过去,必须认识到政治经济环境、产业政策环境、产业法律环境、产业市场结构、产业客户选择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才导致产业必须改变。但产业目前表现为“企业战术调整频繁,战略调整的却少见”的现实。改变这一现实的方法是调整企业高层管理团队中固步自封者,毕竟企业高管完成自我否定过程是艰难的!

作为医改后产业调整阶段的企业决策者的战略使命则是:要研究医改后中国医药产业的产业机会,重视转型期医药产业宏观发展的战略选择;要关注医改后医药产业核心业态形式及运行特点,以及医改后医药产业业态设计战略模式选择;要着手重新构建医改后医药企业核心竞争力模型;要建立基于自身战略的上下游合作伙伴筛选模型,强化合作伙伴结构管理降低转型期产业风险;要重新调配企业资源配置。

徐东明确,在医改背景下,企业战略调整要抓住医改背景下产业变革的战略机会,强化合规性建设,调整企业成长战略,调整企业研发战略,高度重视新营销组织结构:市场部、商务部、政府事务部,建立良好的药品专业营销模式、以及中国特色的专业化推广模式。

最后,徐东表示,中国医药行业外部环境发生了历史性变革,医药产业环境变化分水岭要来!今年明年大量的领域,如监管体系、医保管理主体定位、药品价格管理模式、基层医疗体系公益性回归等都将进入分水岭!跨越这一分水岭,中国医药行业的春天就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