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408-999
行业动态
陈勇痛批药房托管:零差率后的再赚钱之道!

                               发表时间:2014-8-19 9:58:02
    编者按:为了应对当前的医药分开政策,不少公立医院把药房托管模式当成了“救命稻草”,欲以托管费的形式,弥补取消药品加成带来的利益损失,解决医院的“燃眉之急”。在有些医药人士看来,药房托管是在走回头路,会把医院逼近死胡同。

 8月17日下午,在国家会议中心一间30平米左右的会议室里,就药房托管问题,医药界掀起了一场激烈的辩论。“药房托管的实质是什么,利弊之说对谁而言,药房托管为何会成为一些医院的救命稻草和企业的香饽饽,但又为何饱受争议……”这些问题让正反方针锋相对,台下嘉宾辩论热情比外面30度的气温还要高,会场周围站得到处都是听众。所谓药房托管就是在医院所有权不改变的情况下,将药房的管理权交给有能力的企业进行一种有偿经营和管理。

 事实上,源于2001年的药房托管模式曾盛极一时。2008年以后,随着托管成本越来越大、医院的抵制、患者感受不佳及政策变化,一些涉足药房托管的企业纷纷退出。直到2013年下半年开始,药房托管开始升温,而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连蔓延。北京、上海、广东、深圳、鄂州都有药房托管模式出现。会上,正方普遍认为,药房托管并没有被明令禁止,对于医院来说,托管后医院仅需要面对一家企业,而且在物流上会更好地支持医院。但反方认为,药房托管会增加更多猫捉老鼠的游戏,医院在取消药品加成后一方面拿着国家的补偿,一方面又拿着企业的托管费,不利于斩断医药之间的利益链。而企业拿到托管权后,将会在同行业内形成垄断。双方首轮辩论结束之后,在场的嘉宾几乎都把票投给了反方,即在场的嘉宾大多认为,药房托管弊大于利。

 托管后院长麻烦真少了?广东省廉江市人民医院院长杨柳明所在的医院还没有进行药房托管。但是他认为,药房托管利大于弊,在不减少医院利益的情况下,实行药房托管可以帮着医院解决若干问题。从政策层面来说,中国目前实行“非禁即入”,政策上没有规定不允许的,都可以尝试,而药房托管并不在政府的负面清单上。从医院管理上来说,杨柳明指出,“药房托管进行了很多年,托管方式相对成熟,医院实行药房托管之后,可以引进托管企业的先进经验和模式,进而促进医院管理改革,减少医院物流、人力等方面的成本。同时,还解放药师,使其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临床上药师服务方面。”杨柳明还强调,药房托管之后,院长可以从原来的面对若干家与医院有关联的企业,变成只需要面对一家,可减少很多麻烦,“这些麻烦是在座的院长都懂的,医院院长在作风等方面的压力就会轻很多。”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台下的嘉宾就都笑了。作为反方的医院代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执行院长陈勇针对杨柳明的观点一一进行了反驳。“我的发言不代表其所在医院和个人,仅仅代表反方的观点。”陈勇这样说道,讨论任何问题都不能脱离特定的历史时期,目前中国正处于公立医院改革的关键时期,而医药分开则是公立医院改革当中公认最难啃的硬骨头,是下一步要推进的改革,方向非常明确。在目前的阶段,药企以托管费为形式进行利益输入,医院和药品销售之间将剪不断理还乱,不利于建立合理补偿机制。另外,通过药房托管降低医院成本的做法不现实。陈勇表示,进行药房托管之后,托管企业对利益有所渴求,会对医院合理用药、降低用药成本是个强力挑战。与此同时,医院把药房的人力、物流成本转移给企业之后,托管企业会以药价等多种形式返给患者和医院管理方,这些都不利于降低医院成本。此外,药房托管会极大伤害临床药师的感情。陈勇还指出,实行医药分开之后,只是切断了医院和药商的利益链,医生和药商之间的灰色链条依旧存在,医院管理者和医生会在多开药方面产生分歧,这将是一场猫鼠游戏,而临床药师可以通过发挥他的知识才能,帮着院长加强合理用药管理,大幅度挤出不合理用药水分,帮助医院降低成本,给医院带来利益。“到底谁给谁托管费”上海医药分销控股有限公司全国医院供应链服务中心副总经理黄振宇认为,药房托管会在物流上更好地支持医院。他表示,目前,医院的临床药师40%~50%的工作是物流工作,和药师服务没有关系,这部分工作应该外包出去。而现状是,很多医院的物流工作做的很差,应该引进专业的力量,这样可提升医院物流服务,节省医院成本。在黄振宇看来,如果把精力放在药品供应上的物流环节,公立医院是失职的。陈勇认为,药房托管不利于降低医院成本。但黄振宇反驳道,这个不能单从医院端来看,而应从整个药品生产、配送、供应等整个利益链条来看,药房托管之后,这个过程当中的利益会重新分配,医院可把节省出的钱用于加强医疗服务水平和科室建设。而谈到物流,陈勇反击道,“我劝您别老讲物流、管理,我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是你给医院托管费,还是医院给你托管费?”在实际中,谁交的托管费多,就把医院药房药品的供应权交给谁。陈勇坦言,药房托管为什么会成为当前的话题,就是因为在取消药品加成的背景下,那些生存艰难的院长、没有拿到合理补偿的院长,会产生把药房托管出去的冲动。通过托管费的形式,医院能够拿回原来失去的15%加成,这才是药房托管的实质,“这其实也是一些医院的无奈之举。”其实,医院是否需要通过提高物流管理的现代化水平降低成本,这个问题在医药分开前就存在。陈勇对此分析,当时为什么没有人愿意进行药房托管?那是因为,医院药房能够拿到15%的加成,医院不想让这块蛋糕被任何人染指。而目前15%的药品加成没有了,所以,有些医院就希望以药房托管的形式拿回零差率后的损失。“现在,以药养医已经被证明是条死胡同,百害无一利。”陈勇指出,过去,处于利益链条最末端的医院,在政府的允许下,药品可加价15%进行销售,在流通层面获利最少。但就是因为药品从出厂的几元钱到送到患者手里变成上百元,是通过医院的手给了患者,医院因此受过最重。陈勇的话还没有讲完,台下嘉宾就响起了热烈掌声。陈勇沉默了几秒,继续讲道,“既然要改革以药补医机制,为何还要走回头路呢?如果是因为政府补偿不到位,医院就要积极呼吁政府补偿到位,落实责任。”对于陈勇上述表达,杨柳明反而认为,在医药分开背景下,作为基层医院院长,最想使用的就是能给医院带来利润、又不违规、可操作、能够带来创新的工具,而药房托管能做到这些,可行可试。目前,全国有50%的县级医院已经实行药品零差率,广东省廉江市人民医院2015年也将要实行医药分开。杨柳明的观点得到台下一些基层医院院长的支持。一位院长嘉宾直言道,“作为基层医院副院长,假如药房托管之后,我能再拿到10个百分点,我会非常乐意托管。”这位院长进一步指出,药房托管的实质就是把医院和药厂之间的二次议价转移到托管方身上,由托管方代替医院进行谈判,但可能会对影响医院药品目录和用药节奏的稳定性。一家代替多家,或成新垄断沿着上面讨论的思路,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药政研究室主任傅鸿鹏认为,药房托管是按照医改设计的。让医院从药房托管中拿到钱的思路,与医改思路相同。南方医科大学人文与管理学院副院长赵棣反驳了这个观点。他认为,从宏观来看,药房托管现象源至于医改大背景,是为了解决看病难、看病贵,药价虚高,以药补医等问题。但看病难是医疗资源配置问题,这种问题应该由政府和市场共同解决,“看病贵的核心问题是谁支付、支付多少的问题;药价虚高与定价、招标等有关系,但这些与药房托管都无必然联系。”赵棣指出,从微观来看,药房托管至少有两个问题无法回避:一是没有切断医生和药品的利益链条;二是有可能形成新的垄断。企业代表阿斯利康投资(中国)有限公司副总裁王磊指出,药房托管其实是产品高毛利的做法。这等于一家企业替代了原来的无数供应商,而企业和医院之间的合作,所得利益不局限于15%,甚至会高。从长期来看,会有垄断和不正当竞争的风险。另外,从托管程序来说,企业的托管医院药房的过程还比较无序。王磊指出,目前中国在药房托管方面也没有明确的政策,行业协会也没有在制定游戏规则方面提供好的建议。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会长于明德的调查印证了这些。于明德向健康界表示,他们曾调查了广东、河南、吉林、辽宁、内蒙古等药房托管比较早的省份,发现这些省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企业可以用金钱和关系撬动权力,用权力制造新的垄断,用垄断赚更多的钱。“所谓钱加关系撬动权力,就是很多企业托管医院药房不是与医院院长谈判,而是和县长、县委书记、市长、市委书记甚至于副省长直接谈,领导一批,就把医院药房托管给企业。”于明德介绍,像广东的一家医院实行药房托管之后,从原来有28个药品供应商变成了1家,其他27家供应商就有意见了,开始闹事。然后这个成功托管的企业就对27家供应商表示,他们可以供给医院药品,但必须向他让出5个百分点。事实上,企业希望通过药房托管控制医院药品采购权和议价权,通过权力形成垄断。于明德坦言,企业只要拿到一家医院药房托管权力,就可以和任意供应商谈判。黄振宇解释,在药房托管的服务过程中,他们虽然为医院提供物流管理服务,但主要是通过份额的转移实现利润,“比如以前可能是很多供应商进入医院,目前只能通过他们这个渠道进入医院。”陈勇再次强调,医院对成本的要求与企业追逐利润的需求是背道而驰的,与虎谋皮没有好处的。一手拿政府补偿,一手拿托管费判断药房托管利弊的标准是什么,实行医药分开动了谁的奶酪?在台上台下互动阶段,有嘉宾如此提问。对此陈勇回应,医药分开是因为以药补医机制推高了药品价格,造成药价虚高,加重了整个社会的医药负担。要解决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必须挤出药品价格不合理水分。采取的方式就是买卖双方通过市场的博弈把价格降下来。因此可以说,取消以药补医动了药商不当得利的奶酪。他接着说,让医院不靠药品、耗材大型设备的检查获利,而让医院靠技术和劳务挣钱,这是改革的方向。实行药品托管之后,以托管费的形式保留医院和药房销售之间的利益关系,对改革大方向来说是不利的。陈勇总结,也就是说,药房托管的利弊之言是针对行业健康发展而言,而不是对一个医院。“作为医院院长,我也特别希望左手拿着公立医院补偿,右手还拿托管费,但公立医院院长想到的事情不应该只是小我的利益。”赵棣补充道,药房托管有两个问题需要注意:一是怎么回避医药公司追求利润的问题;二是如果医院规模小,卖的药品少的话,药企怎么给医院算托管费。如果托管费与医院用药数量相关的话,最终伤害的还是医院、药商和人民大众的利益,“也就是说药房托管可以短期缓解医院补偿不到位的难题,但长远不行。”赵棣进一步指出,“在医药分开背景下,药房托管会成为行政命令强制压制之下形成的另外一场闹剧。”

                               营销中心:吴伟民 推荐